看希伯来文字母表中的“7” 刚好我们要出版一本新书《有“字”天书——迎见数字时代“一”的亮光》 为此,特别摘出其中专门讲数字7的部分: 7:希伯来文第七个字母的意思是“武器”,顾名思义这是和争战分不开的,不管是个人、集体、国家,一旦要和武器打交道,日子肯定不好过。 圣经的第7卷书叫《士师记》,记载当以色列人进迦南之后,如何与里面的原住民反复争战的故事。实际上,它正是当前人类处在进入千禧年的前奏期,所必然要经历之事的真实写照。 《易经》中的第七个卦叫师卦,它与《士师記》不谋而合,都与打仗连在一起,说明在神的整体启示之下,中西文化之间的结合,是上天早已设计好的安排。 在基督教的教义中,对于千禧年的看法,向来有所谓前千、后千之争。前者以为耶稣降临了,这个世界才会变好;后者则反之,以为这个世界变好了,耶稣才会降临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 事至如今,看来我们不能离开社会的现实状况看问题才合理。所谓的前千,可以是指千禧年的前期,也就是当前的人类正处在,以及接下来要进入的阶段,天災人祸、痛苦挣扎频频发生,相当于产妇临盆的阵痛期;而后千则指千禧年结束之时,神的大审判期到了,那才是几乎每人都必须向神交帐的时刻。 《士师記》的结尾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那时,以色列中没有王,各人任意而行”,这正是前千阶段最恰当的写照。所以,好自为之吧,上天的眼在睁着看这世界。 看中国古人计数法中的“7” 以前我们介绍过古人的三种计数法:(1)点线计数法,(2)结绳计数法,(3)算筹计数法 点线计数法中的7 结绳计数法中的7 算筹计数法中的7 根据汉典来看“七” 圣经中充满大量与数字七的事物:创世记的七天,与安息有关的第七日、第七年、七十个七的预言、七灵、七个教会、七印、七号、七碗,等等。总之,七代表地上的完全。 卡尔‧曼寧格(Karl Menningger)是古代字母和符号这一领域里的世界级权威。据他说 (参见《数字和数码》 ”Number Words and Number Symbols,” M.I.T. Press, 1970, p.270),希腊人总是使用缩写的方式来表达 στ 这两个字母组合。通常 στ 的数值是 200+300 即 500。然而,曼寧格说,当这两个字母在字首同时出现时,希腊人总是用数字 6──即字母 stigma (斯蒂革玛) 的数值──来代替 500。这样,十字架的希腊文数码刚好是777: 顺便提一下,数字7的数根是370。370的简单加和 3+7 = 10。这迫使我们看一下“十”这个汉字数字的字源演变: 看三个七画部首根汉字“辵、走、足” 看第七个七画部首根汉字“辵” 看第13个七画部首根汉字“走” 看第14个七画部首根汉字“足” 从这三个字,我们能看到其共同的部分“止”,而且都与走路有关。 由此让我们想到很多经文,如神审判蛇的时候,说“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,你要伤他的脚跟”(创3:15b);以色列人出埃及所走的42站(参出埃及记和民数记);主耶稣在最后晚餐的时候,为何偏要给门徒洗脚,等等。本次我们专门看神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这件大事,对应现在人类所面临的情形。 先看大框架,看以色列出埃及的起点(歌珊地的疏割)和终点(迦南地)——姑且用大家公认的地图(其上西乃山的位置不对): 圣经的描述(出埃及记13章):17 法老容百姓去的时候,非利士地的道路虽近, 神却不领他们从那里走;因为神说:“恐怕百姓遇见打仗后悔,就回埃及去。” 18 所以神领百姓绕道而行,走红海旷野的路。以色列人出埃及地,都带着兵器上去。……...

此内容只对 一次过, 季度过, 按月过, 按周过, 和 二次过 的用户开放。
登陆 现在加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