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看的是罗马帝国凯撒王和现代美国的总统的关联,本次看天主教的近代教宗和中华民国的历代总统。

2、从天主教的教宗预言看七王八王

相信不少人都在网上看到过一个所谓的教宗预言,说的是12世纪有一位叫玛拉基的主教,预先看到了上帝的大审判到来之前的112位教宗的情形,并罗列了一连串的人物清单,被天主教当作宝贵的遗产密封起来。

据说其预言的命中率还挺高的,虽然有的时候免不了要当一下事后诸葛亮,才悟解原先所发的预言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撇开前面的教宗不谈,如果照玛拉基预言所说,最后的一位教宗就是现任的方济格,那么也就是表明我们现在就进入到七王八王的最后位置了。

若从方济格反过来开始算起,往上直推到第八位,就落在第104位教皇本笃十五世身上,教宗预言中说他是“受苦的教宗”。这位教宗死于1922年,22是希伯来字母的最后一个,带有“十字架”的含义,和末世持守真正信仰的人要“受苦”,倒是不谋而合的一致。

而且,这位“受苦的教宗”死于1922年,一百年后的2022恰好是明年,那是《格庵遗录》中提到的未来动荡十年的开始,冥冥之中的这一些,似乎巧合却不偶然,您说是吗?

接下来的几位就不多谈了,但排在方济格之前的三位——第109位教皇约翰保罗一世、第110位教皇约翰保罗二世、第111位教宗本笃十六世还是值得一提,因为他们的生死经历都与以往的教宗大不一样。

第109位教皇约翰.保罗一世的预言,与“沉思的月亮”连在一起。他在位仅33天就过世,大概暗示他的死是与月食或月暗的时段有关;

第110位教皇约翰.保罗二世的预言,与“太阳的工作”连在一起。这位教皇的生日和葬礼都发生日食,这不禁使我们想到,现在的人喜欢把日食、月食的异象,当作是世界末日来临的记号去看待,难道我们不也可以把这两位与日、月挂钩的教皇之生死,当成一个与世界末日有关的因素去思考吗?

第111位教宗是本笃十六世。照天主教的规矩,一般来说都是现任的教宗死了,才选出新的教宗继任。但本笃十六世却是一个例外,他是六百多年来,第一位主动提出辞职的教宗,而且至今已经九十多岁仍然活着。这也许是应了七王八王原始的规定,起码要安排最后的两位活在相同的时段里。

倘若真是如此的话,我们就要明白末代教宗方济格乃是一个时代结束的标记。所以,在他之前的三位教宗,都一一在为他的真实身份作认证的背书。一旦方济格过世的话,人类文明难道还能掉头转身,容许天主教落进另外一次,类似中世纪一般的黑暗轮回中去吗?

6、从中华民国看七王八王

1911年轰动整一个神州大地的辛亥革命之后,1912年中华民国正式诞生,孙中山成为中华民国的第一任临时大总统。随后,从中国北方出来的军伐袁世凯、黎元洪、张勋、彭国璋、许世昌、曹锟等六个人,或长达几年、或短仅十天左右坐过总统的宝座。如果把孙中山这个临时大总统也算进去的话,不多不少恰好是“七王”。

实际上,中华民国早期和北方军阀混在一起的历史,现在已经少有人去留意它。大家都心知肚明,孙中山才是正统的中华民国的开山鼻祖。

在家喻户晓的《推背图》第40象中,有一句“生我者猴死我雕”的话,是对着国民党所代表的中华民国说的。它的意思是暗示,这里的“猴”乃孙中山的代名词,因为“猴狲”本同类,也就是对着孙中山的姓“孙”而言。由此可见,国民党把中华民国给生出来,除了孙中山之外,还要谁可以当得起“国父”之名呢?

在孙中山之后,排在其后面的中华民国的接班人,当国民党在大陆执政的时期,有蒋介石、李宗仁;当国民党退守到台湾之后,继蒋介石之后有蒋经国、李登辉、马英九,加上后来民进党上台执政,如果把陈水扁、蔡英文二人也算进去的话,不多不少是八个人。看看,它又和“七王八王”碰上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上面所提到的《推背图》,“生我者猴死我雕”那句话中的“雕”字,有人解读“雕”就是“鹰”,而“鹰”与“英”同音,所以顺水推舟地就把之推到了已经下台的马英九的身上。

这样的说法并非没有道理,从孙中山算到马英九是第七位,正是七七八八该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。

颇令人深思的是,现在身居第八位的蔡英文,她的名字与马英九一样,中间也是一模一样的“英”字。 这是否意味着,不管是力求维持正统的国民党,还是一心想搞台独的民进党,哪一个“英”上台都一样,冥冥之中,跑不了充当“死我雕”的角色,最后为已经活了一百出头的中华民国送终呢?

随便一提,现在世界上比较出名的国家,几乎都与七王八王之模式,或明显或差不多地挂上钩,这说明整一个世界的天平,都向着世界末日及世界大同的这一边倾倒,已经是不待多辩的事实。

颇为特别的一个例外是,至今维持了70多年之久的朝鲜金家王朝,是照着封建王朝的世袭传统,形成了金日成——金正日——金正恩,父子孙三代直接相传的权力转移。

这其中的奥秘,可能是在暗示我们,无神论者的金氏父子孙三人,无非是三一真神的假冒模式。它说明不管是七王八王,还是来自封建帝王之家的“祖传”三代,到世界末日来临的时刻,就一切都要寿终正寝了。

同时,这不禁使我们又想到了,《格庵遗录》这本预言书诞生于韩国,会不会是三一神的一个特别安排,让世人从中去领悟:半个多世纪以来,被三八线分割为两个部份的北韩和南韩,无非是世界东、西方二元对立的一个缩影呢。

随着世界末日的到来,这种分割和对立必将冰散瓦解,当南、北韩同时投身于世界大同的怀抱时,人类才猛然醒了过来,过去绕了一大圈,付出了多少的鲜血和泪水为代价,才认识到改变人自以为是的旧三观有多重要,又有多难。

如今,以往一切的无知、过失和错误都不要,也不能再留恋了。因为,世界末日的考验就在眼前,世界大同的曙光也在前面,整理好自己的头绪,才能迎接即将到来的挑战。

:以上摘自新书《洞穴之光》第二章“七王八王的模式”

一键分享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