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经是古今中外独一无二的预言书,因为照圣经学者、专家们的研究,记载在圣经上的几百个大小预言,大概已经有97%的预言得到了应验,仅有3%的预言还在等待着答案。

这些有待证实的预言大都记载在《启示录》上,并且与耶稣的再来有关。换句话说,它们是与所谓的世界末日,或世界大同紧密在一起的,因此自然也就成了我们探讨的主题。

在《启示录》的第17章提到的一个话题,它说到启示录的作者约翰,在异象之中看到一个画面,有一只七头十角的兽,而这七头实际上是指当时罗马帝国的七个王,其中有“五位已经倾倒了,一位还在,一位还没有来到。他来的时候,必须暂时存留。那先前有,如今没有的兽,就是第八位。它也和那七位同列,并且归于沉沦”。

这就是所谓七王与八王的预言。下面,就让我们结合当前世界上几个主要大国的实际情况,来看一看此一预言所带给我们的启示(本摘录只看罗马帝国和现今的美国)。

1、由罗马帝国开始建立的模式

对于当年的罗马帝国来说,罗马帝国的开国皇帝奥古斯都于公元前27年创元首制,开始了罗马帝国时期。随后有四位罗马皇帝提贝里乌斯、卡利古拉、克劳狄乌斯上台,直到第五代的暴君尼禄为止,这就是启示录中所提到的五个已经倾倒了的王。

公元68年,当罗马帝国因逼迫基督徒而臭名远扬的暴君被推翻后,罗马局势陷入了混乱。单单在公元69年的1年当中,就更换了4位皇帝(史称四帝内乱期),他们是加尔巴、奥托、维特里乌斯,最后由军人韦维斯帕芗击败各方势力,建立了弗拉维王朝。

对于当时还活着看到异象的约翰来说,照着四帝内乱期先后上台的三位皇帝的顺序而言,他所面对的是第六代的罗马皇帝加尔巴,包括尼禄在内的第五位皇帝都属于已经倾倒了的王,而还没有上台的第七位皇帝奥托,以及第八位皇帝维特里乌斯,他们都是活在同一年代的人,并且最后也在同一年沉沦死亡。

由此而来,我们就可以看到罗马这七王八王的统治时期,有一个明显的特点,那就是前面的五位王都死去了,但后面的三位却曾经同活在一个时期。

当我们把此一模式运用到现代历史之中,就可以发现它是一块颇可靠的试金石,只要明白这一点:一旦来到了七七八八的位置,大概八九不离十,最后他们“沉沦”的日子必近在眼前。

从而,让我们得以客观地判断,人类历史的车轮已经辗转到什么地方了。

3、从基督教的“家谱”看七王八王

根据犹太拉比的说法,希伯来人的先祖亚伯拉罕生了儿子以撒,以撒又生了一对双胞胎以扫和雅各,以扫代表现在世界上的基督教,而雅各则代表正统的犹太教。

不管您是否认同这样的说法,我们却发现,在圣经《创世纪》的第36章记载了一个以东的王谱。“以东”也就是以扫,所以这乃是一份与以扫有关的家谱。这份王谱从36章第31节开始,至第39节结束,它是这样写的:

以色列人未有君王治理以先,在以东地作王的记在下面。

比珥的儿子比拉在以东作王,他的京城名叫亭哈巴。比拉死了,波斯拉人谢拉的儿子约巴接续他作王。 约巴死了,毯螅地的人户珊接续他作王。户珊死了,比达的儿子哈达接续他作王。这哈达就是在摩押地杀败米甸人的,他的京城名叫亚未得。哈达死了,玛士利加人桑拉接续他作王。桑拉死了,大河边的利河伯人扫罗接续他作王。 扫罗死了,亚革波的儿子巴勒哈南接续他作王。 亚革波的儿子巴勒哈南死了,哈达接续他作王,他的京城名叫巴乌。他的妻子名叫米希她别,是米萨合的孙女,玛特列的女儿。

如果您数一下在该家谱中出现的王,不多不少是八个人,你看,又和七王八王的事连在一起了。

如此一来,我们不禁会想到,当今世界上哪一个国家可以成为基督教国家的代表呢?不必多言,相信大家都会想到非美国莫属。那么,我们下面就来看一看,美国总统的名单,是否也会与七王、八王碰到一起呢?

在进入主题之前,我们必须说明一点,在《创世纪》的第36章的以东王谱中,出现了大量的人名和地名,这些看似枯干无味的人、地名,里面却像沙漠甘泉一样,充满了智慧的启示含义。所以,我们必须把之弄明白,才能把该王谱中的人,与现实社会中的美国总统一一对上号。

首先,第一位以东王叫比拉,他的京城叫亭哈巴。“比拉”一名的意思是“毁灭”,“亭哈巴”的意思是“将审判交给你”。对照尼克松之后的美国总统,只有一个人的所作所为与比拉的“毁灭”,及“将审判交给你”相匹配,那就是上任时已经七十多岁的雷根总统。他在任的期间,致力于毁灭前苏联的共产势力,从而导致了后来东殴社会主义阵营的土崩瓦解。当我们把这第一个王的对应问题给解决了,剩下之王的对号入座,都将顺水推舟、迎刃而解。

第二位以东王叫“沙巴”,此名的意思是“沙漠”,使人一下子就想到了发起中东沙漠之战的老布什总统;

第三位以东王叫“户珊”,此名的意思是“急速”,对应于克林顿总统。相信现在有不少的美国人还在怀念克林顿的时代,就因为他急速地改变了美国的经济状况,给老百姓留下了美好的印象,哪怕后来他出了性丑闻也弹劾无效,无法把之赶下台;

第四位以东王叫“哈达”,是“呐喊、大能”的意思;他的京城名叫“亚未得”,是“废墟”的意思。这第四位王对应于小布什总统,他从头到尾一手处理了911的事件,恐怕至今一提起当年911的事件、世贸大楼变废墟的恐惧镜头,仍然叫人掉泪呐喊,久久难以抹平伤痕。

第五位以东王叫“桑拉”,此名的意思是“衣服”,带有“外面”的含义;桑拉来自“玛士利加”,此地名带有“葡萄园、茶色、带红色”的含义,正好对应于奥巴马总统的肤色,与以往的白人总统不一样。

第六位以东王叫“扫罗”,熟悉圣经的人对扫罗一名都不陌生,旧约中的扫罗是以色列的第一位王,虚有其表却不怎么真正认识神;新约的扫罗原来是一名热心迫害基督徒的宗教人士,后来皈依耶稣,改名为保罗,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基督徒及不辞劳苦的宣教士。

照着顺序,这第六位以东王,对应于刚刚在美国大选中败北的川普总统,但因为这次美国大选引起的风波的确是太大了,谁也难以对川普的政治生涯下结论。这就像他到底是旧约的扫罗,还是新约中已经改了名的扫罗,除了神自己,又有谁真能看得清,辩得明?

第七位以东王叫“巴勒哈南”,此名的意思是“怜悯的主”,他对应现任的总统拜登,为什么他的名字会和“怜悯的主”连在一起呢?

如果我们仔细查看这段王族家谱的细节,可以发现“亚革波的儿子”这一片语,同时与第六位王扫罗和第七位王巴勒哈南连在一起。也就是说,扫罗和巴勒哈南对应川普和拜登,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跟“亚革波”拉上了关系。这其中又隐藏了什么特别的奥秘呢?

原来,“亚革波”的意思是“老鼠”,对应于中国农历的鼠年,即子年。来自网上的信息说了这么一件事:在1840农历庚子年,当时的美国总统哈里逊,因为惨杀印第安人的领袖,而遭来了受害者的一个毒咒,说是从1840庚子年算起,往后每当60年一遇庚子的年份时,在该年当选的美国总统必死在任期上。

果真,当时的总统哈里逊首当其冲,任职一个月就因病而亡。随后1900年的麦金莱总统、1960年的甘尼迪总统,无一不是在庚子年当选,而随后在任上遭刺杀而亡的。

如果说,这所谓的庚子咒诅是如此厉害的话,那么在2020庚子年,无论是川普还是拜登胜出,当选的人在职之年就难免凶多吉少了。

如果说,在所有就任时的美国总统中,年纪最大的是接近80岁高龄的拜登,不管是否因庚子咒诅而不幸在任上死去的话,想一想,若面对如此有的人沮丧、有的人暗喜的事实,您是认为川普这次当选好,还是落选好呢?

可见“怜悯的主”早就看透了未来的真相,作为普通的受造者,怎能去理解或论断造物主的作为呢?

第八位以东王叫“哈达”,此名的意思是“荣誉”。在以上所提及的八位以东王中,只有最后这一位王,在提到他的名字之后,接着提到他的妻子,及其母亲和祖母等三个女人的名字。

如果拜登真的是在任上死去的话,那么,现任的女副总统顺理成章地代而替之,形成女性主管朝政的局面,这是否意味着,圣经早已看见“荣誉”的冠冕,最后会落到谁的头上,而事先发出的预言呢?

无论如何,至此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总统,无疑也是按照七王八王的模式在运作的。所以,不管最后的第八位总统是谁在当家,最后“沉沦”的结局将是无法避免的事。

换句话说,当人类历史走到了这一步,任何以往的政治制度,都无法适应未来世界大同的需要,就只好顺从时代潮流,而退出历史舞台了。

:以上摘自新书《洞穴之光》第二章“七王八王的模式”

一键分享

发表评论